東山花路燈

反正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

又是一年立秋
我还在

Huajian ZHOU:

风云魔界

想修张黑白,最后一刻还是忍不住拉了条曲线上色-。-见证此次黄山之行云转雾变天瞬间,裸露山体用包围曝光最亮层以明度渐变方式混合(貌似不说基本是看不出来了QAQ

四年以后 拿到中山大学的学士学位 掌握好英语和日语 精通自己的专业 以自己最满意的姿态回归武汉

胃坏了吧

雷鸣の如く 梦轰かせ

最喜欢给人营造站在高处的错觉
看他们骄傲自满

6

1
都过十二点了 你怎么还不睡
对啊 过了
你不怕有黑眼圈
不怕啊 反正我一个人
你难道不照镜子?

2
不照
不信
老子无所畏惧 GZ这么大 就我一个

3
那就赶紧回来
没 等我凯旋
耐住寂寞
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韬光养晦 不鸣则已 一鸣惊人

4
妈的智障
独自在GZ 习惯了不
早就习惯了 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 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也没什么只不过的
因为太远了?
没 对 就是因为没什么只不过的

5
是啊
是啊

设定

内心里很多种开场方式
不敢尝试
怕走不好 又不愿意重选新的
一味强调主观能动性是最没用的

水鬼啊


想想还是接了电话 他妈也是张口就问 我要是神经了怎么办 后半辈子就扯着你的袖子过了行吗? 我要是神经了怎么办
他说 如果神经了那就不好治了
他妈又说我要是真神经了怎么办
晚上的时候表姐给他微信发了个红包 让他端午节买个粽子吃 还发了段她儿子在手推车里晃晃悠悠的小视频
他便开口问 要是你儿子喜欢男的怎么办
表姐回得也果断 那是他的自由 就像你妈 能掌控你么
他觉得有道理 说我妈是很闹腾
表姐又说 所以阿秋你有时候还是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你妈退休又更年期 她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脑洞太大 她闹腾是关心则乱 你才要避免火星撞地球
他想了想 说我其实什么也没做啊
后来磨叽两句表姐就去看孩子了
他又切出聊天界面...

A18 B30 这是最好的年纪了

押款

晚上跪在地上整理东西
就想起来回来时车辆里的表情
泰然自若的
空洞的
掩藏笑意的
不知道他们眼中的我
一个路人甲
是什么样的表情
哦 只是个路人甲
撑着伞
面无表情走在路上
雨水溅进伞的域内
试图将我和外界扯上点关系
没用的
都是徒然啊

大愛Arashi柴犬nino:

julieiluj:

nino 这款大吉岭茶的香味很适合平常使用,试了试香后,感觉味道没有什么明显的分调,香味浑然一体,简单,好闻,不突出。风之恋也是很好闻,清新,简单,纯净。虽然名字是风之恋,但是就是纯净之水的味道。原来二大大身上是这样的味道(∩˃o˂∩)♡ 黄担们请大胆购入

饿久了 有点想吐 起来喝水 继续发呆

频繁的梦 不规律地醒来
受虐狂

既然虐待我 又要回过头来对我好

为什么

游走

似晴非晴的天空
似下非下的雨
远处传来闷雷轰鸣
迁徙的野兽踱步到公路上
水坑倒映出灰白的云
红绿灯的间隙
疾驰的车
水滴从天而降
擦过眼角
打在身上

昨晚太困了 现在醒了

上楼

如果不是要躲避抱着孩子的夫妻
她上去的时候肯定很顺利
楼道昏黑
5楼
手机闪光灯的光开始从某一高度透过栏杆泻下来
唏嘘的话语声
旋转 下沉
到她面前 男子手捧婴儿 女子则在她身后
楼梯太窄了 她还是稳了稳右边的单肩包
不上不下的高度站定
等他们侧过
她的目光在女子脸上停留
彼此却没有眼神交流
于是他们擦肩而过
灯光也下去了
眼前又变成一片黑暗
突然站不稳 也顾不上脏 抓住木雕的扶手
心跳声开始在脑中复苏 鼻子有点堵
挪上楼 跺脚 声控灯没亮 只好掏出钥匙 开门
7楼左手
碰上外门 声控灯亮了
透过玻璃照进屋内
又是空无一人的房间

包扔在地上 鞋子踢开
终于哼出一口气

1 / 16

© 東山花路燈 | Powered by LOFTER